【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2】医生:犯案者多为常人精神病患鲜少攻击

【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2】医生:犯案者多为常人精神病患鲜少攻击【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2】医生:犯案者多为常人精神病患鲜少攻击【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2】医生:犯案者多为常人精神病患鲜少攻击【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2】医生:犯案者多为常人精神病患鲜少攻击

在国外日增的随机杀人案,到底是怎样发生?往往很多人都把兇手的暴力行为和精神病划上等号,而这多是被虚构的电视情节影响和误导后所作出的推论。 其实,精神病患者并不会随便加害他人,反而是一般人对他们带有敌意和恶意,以致在同一片蓝天下,他们却被迫活在“不同的世界”里,一方面让他们饱受精神折磨,另一方面也为他们的家人带来无尽苦楚。 而在精神科医生眼中,精神病患极少在无缘无故的情况下攻击他人,反而是精神正常者伤人或杀人的机率更高,而这可从暴力罪犯多未患精神疾病的事实获得印证。

,槟城五条路某组屋楼下的茶餐室前发生一宗骇人的刺杀血案。当时58岁的林强华和妻子在用餐时,突然被一名患思觉失调症(旧称精神分裂症)的男子林合业(译音)以利刀从后刺杀夺命。

此案经过漫长2年的审讯及2度展延,在下判,槟城高庭司法专员阿曼沙里尔基于被告无法证明在犯案时精神病发或犯案时毫无意识,宣判被告罪名成立判处死刑。由于精神评估报告证明被告患有思觉失调症,被告的代表律师遂对此案提出上诉。

虽然严重的精神病患有比一般人高三至四倍的暴力倾向,但美国杜克大学心理健康系博士的一项研究发现,就算把全世界的精神病患治癒,也只能减少4%的暴力事件。

暴力案精神病患行兇仅4%

因为在众多暴力事件中,嫌犯为精神病患者仅佔4%,所谓暴力事件除了杀人案,也泛指殴打、霸凌等行为。精神病患者的暴力倾向更多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包括自残或自杀。

王专科与心理辅导中心的精神心理专家王明杰医生说,社会对精神疾病的认知尚贫乏,除了政府、医学界与非政府组织的努力,更需要媒体广泛宣导,以达致教育社会的目的,才有助社会去除对精神病患的标籤。

他指出,社会人士对精神疾病的看法不应与电影或小说对精神疾病的描述相提并论,因为有关描述与现实有莫大差异。

“为了吸引民众观赏,电影的情节或小说内容往往都已夸大其实。但现实中,精神病患并没有那幺可怕,且极少会无缘无故主动攻击人。”

旧称精神分裂

患思觉失调最危险

据精神科专家专业说法,一般人抵触谋杀罪案的机率比精神病患多。但很多人看到杀人新闻时,会妄下定论指嫌犯必定患精神病,其实是错误的观念。

王专科与心理辅导中心的精神心理专家王明杰医生说,因命案遭告上法庭的被告多非精神病患,这也显示一般人伤害人的比率高于精神病患。

“在精神疾病方面,最具危险性的当属思觉失调症,患者平常被人们称为疯子。思觉失调患者在社会仅佔1%,即每100个人当中,仅有一人患上。”

这也不代表每个精神病患都会伤人,因为思觉失调症的病毒才15%。

纵观各国对精神病症的研究与调查数据可知,各地有关思觉失调症的数据都很相近。

“精神疾病最普遍的是以压力与焦虑为首,如今很多人患上焦虑症,但这种精神疾病属于情绪病症,不会演变或恶化为思觉失调症,因为二者截然不同,后者属于脑部疾病。这就好像胃病与心脏病是完全不同的病症,因为来自不同的器官。”

头痛心悸胃痛气促 属焦虑症

王专科与心理辅导中心的精神心理专家王明杰医生说,精神科有逾400种疾病,若将之合成10大组合较容易明白,当中最大的组合就是焦虑症。

“很多人病到不知情,病发时以为是精神紧张而已,毕竟每个人的日常生活难免有紧张的状态,但当症状影响其他身体功能时,比如常头痛、嘴巴乾乾吃不下、感觉心闷和胸口有重压、心悸、心跳不规律、呼吸急促、唉声叹气,有些人更会出现胃酸和胃痛问题,或每次临出门时就会想上厕所大小便等状况,这些就是焦虑症的症状。”

他披露,病情较严重者的手脚会发抖、麻痺、甚至会冒汗,若要他做一些事情,他会害怕到整个人失控。

“这些病例不只是出现紧张的状况而已,而是紧张到同时出现很多状况,若状况延续1个月不见改善,那就得开始注意精神健康状况。”

他说,有些人过了一阵子后症状会消失,但若症状未消失,且影响到生活,就必须就医。

根据他的医学经验,若是患者还可以如常工作、社交,那就意味患者的病情没有影响到生活,这种情况下,医生会劝导轻微患者学习自我放鬆、接受心理辅导,而无需看医生吃药。

幻觉对方要加害领袖

女病患刀伤外国人

班台医院及槟榔医院的精神科顾问医生拿督赖鸿华说,精神病种类多不胜数,医生需事先了解病人是精神错乱、忧郁或躁狂症,还是有吸毒、酗酒、焦虑不安、强迫症或是过动。

他强调,一般精神病患者可以和平共处,即使是具危险性的病患,只要定期服药就没有问题,但若是曾有伤人记录的病患,各界就得警惕并防範。

“我曾有个病例是妇女病患持刀刺伤外国人,她在精神病院治疗时认为,伤者要搞乱国家,要加害我国领袖,我告诉她谋杀会判死刑,她竟笑称她懂得,所以没刺伤者要害,不会刺死对方,显然她的状态是半错乱半清醒。”

他说,根据研究,100名精神患者中,打人、攻击或杀人的少过10个。“若真的遇到具攻击性的病患,就要小心防备和设法脱险,不宜正面冲突或刺激他。”

他披露,美国曾有一名精神病患持鎗到医院找精神专科医生麻烦,医生尝试和他谈判却被一鎗击毙,这与我国日前发生一名病患闯医院纵火的案例相近。 

他劝吁民众一旦遇到具危险性的病人发难时,必须报警处理,别因为他们的精神有问题而息事宁人,因为此举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

免思觉失调症恶化 疑心重有幻觉需医

赖鸿华说,我国政府在精神疾病方面未有完善设备与防範措施。“过去,我国只有精神病院,近年来也建立精神科康复中心,如在槟城北海新建的MENTARI诊所,可供精神病患参与社区活动,学习新事物。”

他披露,政府也组织流动式的社区精神病学服务(Community Pyschiatry),有医生与护士沿区上门看诊及注射药物。

“以前的作法是家人送病患去精神病院治疗。如今,非政府组织多了,如防止自杀协会、D'Home、Befriends等等,病患较过去容易得到关注。”

他说,在所有精神疾病中,思觉失调症最严重,若患者疑心很重或有幻觉时,就需要儘快就医不宜拖延。

“虽然只有三分之一的康复机率,且需要长期吃药控制,但患者还是可以过正常生活,甚至结婚生子,所以,思觉失调症患者可说是与糖尿病或血压高患者没两样。”

赖鸿华目前也是半福利Good Shepherd中心的义诊医生,以及槟城精神健康协会的副主席。此外,他每月一次协助温馨苑讲座,积极参与推动社区福利工作,因他希望协助有精神问题的青少年走回正轨。

吁家人陪病患就诊

赖鸿华说,他欢迎病患的所有家庭成员与患者一起向他求诊,这将对病人有所帮助,毕竟家庭成员的问题很可能就是患者的病源。

“我有个病例是一名少女患上厌食症,当时,她的父母与2名兄长陪她一起看病,我在看诊过程中发现父母準备离婚,少女因此难过没食慾,又抗拒进食,父母便分开照顾她,也没有时间吵架,结果,她的病症居然有助父母改善关係,后来,我教她的2名哥哥支持她进食,使病情改善。”

他去年进修家庭参与治疗课程,如今开始使用此疗法,每个病例需要约1小时的看诊时间。过去半年来已接手约10宗有关病例,这也意味许多家庭都面对有关精神问题。

父母离婚伤害最大

孩子可致精神问题

“父母即使工作再忙碌,也该拨时间陪伴孩子。家庭破碎对孩子的伤害最大,父母离婚会对孩子后天心理有很大影响。”

赖鸿华说,他遇过一个目前仍未全面康复的实例,有关女子因父母在她年幼时离异另外嫁娶,以致她在逢年过节时无所适从。

“若到妈妈家过年,新爸爸不喜欢她,若到爸爸那儿,新妈妈不欢迎她,她感觉自己无家可归。”

虽然他并非主治医生,但他曾尝试了解她的想法,结果从她口中得悉,其愿望竟然是希望自己从来没到过世界,所以她20岁时经常想自杀,因为感觉生无可恋。

“她至今仍在接受治疗,庆幸亲戚看顾她,但病情不容易好转,若按时服药还可以控制,当然,辅导也可以帮助她。所以,夫妻在离婚前需先考虑孩子的感受。”

在他看过的病例中,一般男性患者会倾向抑郁暴力,女性患者则偏向忧郁自虐。男性通常容易生气和发洩在外,甚至生气打人或怨世,所以,他劝请老师若发现班上有易怒的中学生,最好不要强硬对待,否则弄巧成拙,很多老师以为是青少年不懂得尊重。

“通常学校会让问题学生受辅导,如果校方能多了解学生的家庭背景,将有效协助他们走出忧郁。”

他认为,本地心理医生培训时的惯常用药,也导致很多病人投诉,常有病人埋怨医生没聆听叙述,问诊两下就开药,因为本地医生大多在培训时,比较朝向生物精神病学(Biological Psychiatry),所以用药多于精神治疗,一旦病人没有好转,就会继续增加药量。

“可能我们需要增加心理治疗方法,才能找出源头对症下药,医生多了解病人的家庭背景也很重要,因可从中找到支持的能量治疗病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