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5年发生于台南佳里的-萧壠事件--消人-有人知道吗-


陈唐山当台南县长时
台南县文化局 出了一本叫做
以前日据时 民间有个俗语 "番仔来了" 就是从这来的
1895年发生于台南佳里的

台湾抗日秘辛-萧壠走番仔反
http://culture.tncg.gov.tw/gift/prodetail.php?id=314
这本书 陈唐山还有帮忙写书序

南瀛文化丛书75台南县文化局编印

台湾抗日祕辛◎曾旺莱
萧壠走番仔反

序言
一百年来,台湾民间一直流传着台湾史上最悲惨的抗日「走番仔反」故事,及口传日本明治天皇宫廷亲王,被抗日义士杀死经过。这部由先人的抛头颅洒热血,与足可震惊日本的最惨痛抗日战史,仍然隐瞒民间尚未成为史实,仅靠老一辈代代口述而已,令人扼腕叹惜。
「走番仔反」的故事说着,公元一八九五年农曆九月三日,日本明治天皇派来接收台湾的亲王,在途经现今佳里被我义士杀死,遂引起日军兽性大发,将数千义士与逃难到该地成万群众,不分男女老幼大屠杀,造成血流成渠,使得萧壠变成阴森森,瘟疫流行,地方一片死寂久久无法复元。乃请神明平靖并建庙祭祀英灵及无辜亡魂,始恢复往日的安宁。
如今事隔一百多年,日本早已结束统治台湾殖民地,但皇宫人员为了祭祀皇族的明治神宫里,独缺来台作战的亲王宝剑等遗物而着急,并认定尚流落在台湾民间,于是四度来台以不惜重金想要寻回,日本人的此举,再度勾起台湾民间对悲惨「走番仔反」往事的回忆,以及更相信亲王是被抗日义士杀死无疑。
笔者世居台南县佳里镇,也是发生惨烈「走番仔反」的地方,自幼小就经常听到,心里还在害怕的双亲、长老者所言先人如何扶老携幼潜入大沟逃难,仍遭日军屠杀的「走番仔反」悲惨故事,及亲王被义士如何杀死的传闻,听得心灵上百感交集。
百年前岛民叫日军为番仔,为逃避日军登陆追杀,嘉、云、南地方的百姓纷纷向佳里的萧壠逃避,而为保卫乡土的各地义勇军也移师萧壠集中火力勇抗日军,遂造成一场激烈浴血战与大屠杀。为形容这壮烈悲情,一百年前的先人就以「走番仔反」称呼。这短短四个字,真是字字血泪,道尽了先人抗日的辛酸史及悲惨遭遇。
日本人视为无上尊贵的宫廷亲王,被明治派来征讨日义勇军,结果这二名皇宫亲王,都一直被台湾民间认为死在义士的刀下。亲王果真被殖民地的百姓杀死,本是足可惊动全日本的头条新闻。唯当时治台的总督对岛民十分严苛,摄于日本军、警的耀武扬威都不敢公开声张讨论,只在民间暗中口传而已。如今时代完全不同,刺杀亲王的勇士,已有好多人指名道姓。可惜,十分纷歧,使得亲王的死因真相,成为极待解开的一大谜题。
记得日本殖民地时期,为了哄骗哭闹不停的小孩,大人们都以「番仔来啦」加以恫吓,结果都会收到效果。前辈含泪回忆,为避免遭日军连大人们也集体屠杀,才将哭闹的小孩活生生在大沟内加以掐死。「走番仔反」与「番仔来啦」哄骗哭闹小孩的沉重声音,迴荡耳际永远难以忘怀。所以从事联合报新闻採访工作三十余年中,特别注意这血泪交织的地方故事,并曾经访问实际参加抗日的高龄一百岁义士,又亲眼目睹从深沟起出的骨骸等,均都烙印在心底。
昔日发生多处惨烈抗日事件,如雾社、噍吧哖等抗日事蹟,都已陆续见诸于文章,唯独哀鸿遍野、血流成渠,足可震惊全日本的亲王死因及「走番仔反」可歌可泣事蹟,尚未正式问世,实属一大憾事。唯恐历经百年再任其文沉、事沉,终致永远被埋没无法见诸于世,实难以向牺牲生命的先人交代而寝食难安。
因此花费长期时间和心力访问长辈,整理搜集相关传闻、相片,与摘用一些文献史料而编着本书,盼望所寻获的蛛丝马迹,对有兴趣者可提供进一步研究史实的参考。本书如有助解开历史真相,同时若能引起我政府重视,参考日本官方攻陷台南城后,举行隆重的日军阵亡「慰灵祭」,设法举办一次为保乡卫土牺牲生命的全台抗日义士英灵,与无辜遭日军残杀的同胞亡魂公祭大典,则幸甚之至。
毕竟修史难,何况民间流传的故事,在老成凋谢稽古不易情况下,难免有疏漏末竟全美之处,或文献、史料等所举时间、地点,难免有不相同之处,敬请贤达鑒谅和不吝赐教。书中如有月日未加注年份均属公元一八九五年。
本书在遍访各地取材时,承蒙许多前辈人士,及国家图书馆、台湾分馆、台南市立图书馆热心提供书籍、文献、史料、图片或详述地方传闻、事蹟来龙去脉,温惠薰的协助整理文稿,并得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台湾省政府文化处、台南县立文化中心支持出版,隆情雅谊,谨此表示感谢。
其它相关连结 文长请耐心读完:
1895年发生于台南佳里的
http://0rz.tw/NcttT
http://www.naes.tn.edu.tw/~tust/old/book/book/book-2-5.htm

能久亲王的近卫师团于一八九五年五月廿九日于澳底登陆,再自台北一路南下,十月九日攻陷嘉义,休息八天后,同月十八日继续南攻,但他在离开嘉义时已罹患疟疾,十月廿八日死于台南,翌日灵柩以轮船西京丸由安平港运回日本,十一月四日上午抵达横须贺港,十一月五日在东京发布死讯。
另一份也是来日本的《南国征讨史》则云:亲王因病重,连人带寝送回东京医治,不幸于十一月五日在官邸去世,得年四十七岁。
事后,日本政府将能久亲王在台南驻地点——富绅吴汝祥宅第改建为「台南神社」,奉祀这位病死异乡的皇族。
还有好多好多有关能久亲王被我抗日义士狙击死亡的传说,那一则传说正确,连省文献会都无法下定言,除非日方公布真相,不然它永远是一团「谜」。
战争期间,本就所谓的「心理战」,也有许许多多莫须有的谣言,尤其在资讯不发达的昔日更甚。「亲王」之死可能在「寄钱会减,寄话会加」的人类添油加醋的渲染下,搬上战场,点燃「萧垄大屠杀」惨剧的导火线。
日方对能久亲王的死,诊断为「疟疾」作祟,此说法并无不可,一八九五年八月,能久亲王的近卫师团来到彰化,正好碰到彰化地区疟疾风暴,在喜安幸夫着的《台湾抗日秘史》记载:
「一个师团野战医院本只能收留二百名左右,现挤进医院患者已达一千多名,被指定用来收容病的民房,亦挤得水洩不通,连大门也塞满疾患在呻吟、诉苦,被人遗弃者到处可以见到,实令人鼻酸。过了一个月,进入九月下旬,整个师团将兵健康者竟未到五分之一,死于疟疾者多达四千六百四十二名,收容在医院的有二万六千九百九十四名,兵力一下子便大为削弱。」

日本官方的《攻台战纪》也有一则这样的记载,记载时间应为十月十一日左右:
「近卫师团方面军伕病者达到十分之四,各纵列的搬运能力大减,加上从地方徵集的物质,也仅能勉强维持给养。」
能久亲王的部队遭受疟疾侵袭,是有根据的,兵士罹患疟疾,难道亲王就不会得到疟疾吗?《攻台战纪》在十月中旬的记录,又与能久亲王罹患疟疾的时间接近,也为日方公布亲王得疟疾死亡的消息,增添几分真实证据。
不管如何,「萧垄大屠杀」就在亲王被袭击、被杀、罹患疟疾……等事实或耳语传播下搬上历史舞台,是「衰」?或是「命运的安排」?
「亲王的死」待求证,但「萧垄大屠杀」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以日本随军记者所撰写发表在《风俗画报》的《台湾征讨图绘》而编着的《攻台见闻》有一则「萧垄之战」的记录:
「渡边少佐和佐佐木大佐的前卫及本队于十月二十日上午七时自宿营地出发,往台南发动总攻击,行进约三小时左右,抵达距离萧垄二千公尺的地方,就遭受我方埋伏在萧垄北方小山丘抗日义勇军攻击,日方即命其中一小队抵抗,其余部队继续前进。进入萧垄村后,前兵忽然受到猛烈射击。先前派往小山丘的一小队烧燬其所经过的村落,与前兵会合。……最前面的小队则遭到四面包围,有三人死亡,三人受伤。
前卫司令官要求本队指挥官调动本队中的一个中队支援,自已则率领其余部队往左侧,于是战斗分成二、三处。
村落战的困难实不下于野战,萧垄附近全是甘蔗园,且竹丛茂生,其间小路左萦右绕,难以辨认。村子周围有宽近四公尺,深远丈余的水沟,水沟内外有三重竹栅,是易守难攻之地。
……虽然由于竹林茂盛,无法确认敌军阵地所在,但砲击还是有几分成效。加藤中队绕到敌军右侧背,破坏竹栅,越过水沟前进,第一阵地的敌兵退往第二阵地,做殊死决战。中山、工藤二中队前往支援加藤中队,在急速射击后,上刺刀冲锋。小友中队此时绕到敌兵左侧,左右合击,无坚不摧。此日杀敌至少千余人,我方当场死亡十二名,受伤二十九名。战事结束,已经是日暮时分,前进至一千公尺远处露营。」
从上段日方自已的记录报导,可了解我方惨遭杀害的人数,据耆老的回忆:
「逃难民众集体躲在宅沟内,没想到,由于小孩的哭声,或因不小心砍斩横在马路的竹林被日军发现,机关枪往宅沟横扫,一时哀鸿遍野,惨不忍睹。」
「事后,庄民前来收尸,整整装十八辆牛车之多,由于死亡人数太多,连棺木都一棺难求。」
「一八九五年农曆九月三日,进入萧垄的日军,听到亲王被我义士杀害的消息,随即展开一场腥风血海的大屠杀,不论老幼妇孺,见活就杀,杀死再刺,无一倖免,并放火烧掉路过的民房,其疯狂惨暴之状,令人胆裂心寒。」
「以前萧垄地区,每逢农曆九月三日,家家户户都在祭拜因『走番仔反』而牺牲的祖先,据老一辈的说,当年被日军杀害的义军及民众多达二、三千人,所以有人直谓萧垄为『消人』。」
中将能久亲王和少将贞爱亲王,分别由陆、海进入台南县后,与我抗日义勇军发生多次战争,譬如杜仔头庄事件、竹篙山事件、铁线桥事件、蚵寮事件……,纵然战事激烈,缠斗好几日夜,这些事件我方牺牲的义军、民众总数,搞不好都不比上萧垄事件一天死亡的人数,为何日军对萧垄地区会如此残暴,是否受到某种剌激,或「亲王」真的被我义士袭击得手,实是历史学者该好好考据思索的课题!

台南佳里镇的官方facebook:
http://0rz.tw/Wwn7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