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1】医生:当忧郁叩门时用爱对抗隐形杀手

【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1】医生:当忧郁叩门时用爱对抗隐形杀手【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1】医生:当忧郁叩门时用爱对抗隐形杀手【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1】医生:当忧郁叩门时用爱对抗隐形杀手【我们与精神病的距离1】医生:当忧郁叩门时用爱对抗隐形杀手

现代社会环境变化快、生活节奏快,很多人自诉心理压力过大,每天生活在紧张焦虑中。据统计,全球各地精神疾病的发病率不断上升,已达到流行病的程度,马来西亚也不例外。

2011年的一项调查发现,我国12%人口患有某种形式的精神疾病,在2015年的另一项调查中,这项数据已猛增至29.2%。

目前,我国约有3000万人口,这意味有近900万人患有某种形式的精神问题,这巨大的数字也显示了问题的严重性。

走不出过去创伤

槟城班台医院及槟榔医院的精神科顾问医生拿督赖鸿华曾是槟城医院儿童及少年精神专科医生,他诊疗过无数精神病患,不分年龄、种族及国籍,病患的病源有很多共同点,其中最普遍的是缺乏爱与关怀,以及走不出过去的身心创伤。

“精神障碍根源,往往与家庭背景和记忆创伤有着直接与间接影响的密切关联。”

赖鸿华斩钉截铁说:“说穿了,都是缺乏爱。”

他披露,据医学研究,一般人患病的机率达10%,专业人士如医生也会患上精神病。

“很多时候,后天的因素是造成病发、病情恶化的关键原因。”他相信及早意识到病识感与及时就医,会改变个人命运。

创伤带来的精神后遗症有很多种,患者无论属于初期或中期发病,有可能在家人的支持与帮助下全面康复。

“病患若在病情轻微时期有所察觉,比如突然变得沉默寡言或性情暴躁、远离人群或喜欢独处,行为举止异常,家人最好能适时劝告早点就医,这时痊癒机率还很高。”

此外,询及该如何让社会不排斥或接纳精神障碍人士时,他说,过去数年,本地曾有一名英文报女记者每週到阿依淡少年感化院当义工,主动关怀问题青少年,同时办康乐活动、技能或手工艺课程,令中心于去年荣获“全马最佳行为感化院”奖,这也印证了有被引导或赐予希望的问题青少年,有可能获得良好转变。

“唯有给予精神障碍者温暖、爱心、关怀与希望,才能帮助他们康复,相对的,失望或陷入绝望的情绪将使病情加剧。” 

PHQ-9 9问题 可检测忧郁症

精神障碍涉及多种情绪病与心理病,若是轻微的忧郁症,可服药治癒。忧郁症患者的一般病情,可通过最简单的PHQ-9(病人健康状况问卷)检测,问卷只设9个问题,即可检测出个人心理的健康程度。

赖鸿华说,这是一般心理辅导中心及心理医生常用的基本检测方式,普通人也能自我检测。

“检测得分越高者,就可能越忧郁。得15分以上者,就得开始注意心理健康,宜约见辅导师;得20分者须儘快就医。”

他坦言,时代已改变,心理医生人数比以前多,因为心理系毕业生的人数激增,较大型的政府诊所也设有精神科看诊服务。

“通常政府医院也会对忧郁病人进行PHQ-9检测,若情况需要,政府诊所会配给抗忧郁的药物。”

服药后若痊癒 宜续用药半年

赖鸿华说,抗忧郁的药品多不胜数,至少有十多种,当中最普遍与着名的药物是美国出产的Prozac,英国威尔斯王妃黛安娜也曾服用,因为她生前也患有忧郁症,甚至还有自残自伤的倾向。

“一般医生都会先开出其中一种药物给精神病患尝试,若发现有关药物不适合该病患,医生才会换药,因为并不是每一种药都适合每个病患。以前用以治疗精神病的药品有限,而现在不止美国有生产抗忧郁药,就连欧洲也有生产,与此同时,市面还有非专利的仿製药,如比较便宜的印度产品。”

他披露,现在抗精神病药品也较少有副作用,但早期的药物的副作用则较多。

他也建议在服药后康复了的忧郁症病患,最好能持续服药6个月,之后才慢慢停止用药。

“若过早停止服药,恐怕病情容易复发。若是到政府医院就医,病患只需付数令吉的看诊费,而无需付药物费用,所以病患无需担心难以负担有关费用。”

1岁时遭性虐 女童攻击父母

精神科医生赖鸿华说,虽然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报告显示,世界上最多人罹患的疾病是忧郁症(Depression)和抑郁症,其人数已超越过去高居榜首的心脏病,但只要给予充分的爱与关怀和治疗,多数精神病患的康复率都很高。不过,大家真的能够不排斥、不标籤精神疾病患,同时还能给予关怀,并伸出人道与正义之手吗?赖鸿华对外国纪录片《Child Of Rage》中的访谈内容印象深刻,此片讲述未满1岁就遭性虐待的女童的遭遇,获救被人领养时,虽然忘了过去的创伤记忆,但在四五岁时,突然到厨房拿刀攻击养父母,而她当时完全未意识自己行为的问题。

原来这是下意识行为,且是过去的创伤造成。到了五六岁时,她的性格举止依然残酷,常蓄意伤害小动物,甚至虐死小鸟。后来送往康复中心接受辅导才康复。

最后伤害是自己

女童10岁受访时,受询及她的行为最终会伤到谁时,她答:“这样做,最后是伤害自己。”

接着她开始哭泣,之后性格也开始有了转变。在这之前她完全不会哭。

赖鸿华说,社会中有很多病例,医生必须扩大角度了解病源,但很多病人受过创伤后才会变成这样。

创伤负面影响 提高患病机率

赖鸿华说,美国有研究发现童年不良经验(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简称ACEs)对人类的影响,并列出至少10种童年的创伤与负面影响,这些创伤对成年时期的身心健康带来负面影响,包括被虐,如肢体暴力、言语暴力(如对孩子冷嘲热讽、轻蔑、辱骂、羞辱与霸凌),以及与性相关的暴力或骚扰、情绪与生理被忽略。

“另5种创伤则是在家庭里,父母亲其中一人是精神病患、吸毒、酗酒、家暴、父母离异或曾坐牢。”

根据此研究评估,每个行为算一分,若受评估者获4分以上,那罹患忧郁症的机率就会提高。

此外,忧郁症患者也普遍患有糖尿病及心脏病。获得6分以上人士,寿命会比一般人少20年,即早逝,而且患者大多数有自杀倾向,甚至会有暴力行为。

“这些是由于患者心理错乱,造成生活不平衡。现代社会最普遍的精神病就是忧郁症。”

他认为,个人遭遇难预料,也谈不上如何防範,因此,人们只能儘量避免出现ACEs因素,比如奉劝为人父母者别轻易离婚,应优先考虑子女心理的健全发展、福利部应早点检测到虐待孩子的家庭,这也有赖公众提供情报。

幼童忌触科技 家人应多沟通

许多人认为流浪汉多有精神问题,赖鸿华说,他在福利局的邀请下参与检举流浪汉的活动,协助当局鉴定流浪汉的精神状态,他发现,多数流浪汉是没有精神病的专业乞丐,他们通常会被送往吉打收容所,至于精神有问题者则会被送往精神病院治疗。

“一般上,精神病症状不难发现,如自我封闭、言行举止与平日不同等,一般病患不会突然病发,因此,若发现亲友状况不对,可尝试先安排辅导员或心理学家协助病人打开心房,然后才劝医。”

若病患拒绝就医,甚至发脾气和砸东西发泄,就显示他有暴力倾向,这时可向警方求助,把病患送医。

“只需填写P57表格,就可请警方协助送院,这也不会导致病患留案底。在我接手的病例中,通常病人很少攻击人,只有在面对太大压力时,他们才会反击。”

他强调,家人之间不该忽略沟通,尤其勿让幼小的孩子太快接触网络资讯,因为他们还不会表达需求。

“3岁以下的孩子最好避免接触科技产品,确保身心健全成长。无论是过动或自闭儿童,都会在托儿所与幼儿园与人交流后有所改变。当然,若情况严重,就必须寻求心理医生的协助。”

忧郁患者1:5 狮城接受投保

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报告,世界上最多人罹患的疾病是忧郁症(Depression)和抑郁症,病患人数已超越过去高居不下的心脏病。

根据赖鸿华的医治经验,很多人误以为忧郁症可以不药而癒,也有人认为,接受自己患上忧郁症等同被列为精神病患,因为顾虑太多,许多人拒绝就医,包括担心保险公司会在索偿条件上作出考量,导致就业条件“被扣分”。

其实,新加坡保险界已开始接受忧郁症病患投保,因为忧郁症的比例是1:5,或是新客户的10至20%,这反倒使保险界有利可图。

忧郁症是否会演变为严重的精神病,他说,忧郁症的确可从轻微演变至严重(Mild To Severe),轻微的可通过辅导与沟通,包括散心等方式治癒,病情严重者则必须服药,若不理会就会恶化。

“病情严重的忧郁症患者可能会自杀,甚至很可能杀害家人,因为他们会觉得生活太辛苦、厌世,有者则会杀死子女后自杀。他们很难有自制力,因精神已错乱至失控,并觉得无路可走,所以,当你发现身边亲友情绪低落、睡眠不好、脾气欠佳时,应鼓励他们及早看医生,当然也可通过回答PHQ9问卷检测。”

他庆幸我国的忧郁症患者普遍只处于初期至中期的阶段,少有病情严重者。

“精神病已越来越普遍,所以,每间私人医院至少有一名心理专科医生。当然,除了治疗和协助,最重要的是勿对精神病人污名化,勿给予标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