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争取民主际遇大不同 社运经验优势比较分析

港台争取民主际遇大不同 社运经验优势比较分析

历史机遇非常奇特,稍纵即逝,一步得生,一步得死,容不得半点贻误。但是,弔诡的是,有时失误还被看作「胜利」,比如这次香港立法会否决了北京的政改方案,香港泛民与中国的政治反对者都在欢呼「北京丢了大脸」之时,很少有人想到,一切都回到两年前的原点:中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损失,香港民主派仍然两手空空,未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与此相映成趣的是台湾的政治形势看起来很有利于台湾人的民主保卫战。但是,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需要认清台湾到底需要甚幺。毕竟政治抗争的目的是为了实质性的收穫,而不是为了撕破对方的脸皮。以下先权衡台湾相对于香港的优势:

台湾的国际地位优于香港

台湾是民主保卫之战,香港是争取民主之战,二者的战斗对象都是北京。台湾如果明白自己的优势与弱点,吸取香港经验,就会多几分胜算。相比之下,台湾有几大香港没有的优势:在国际社会眼中,香港与台湾的地位并非同样处境。

台湾事实上有完整的国家体系,如行政系统、外交、军队等;1972年以前曾是联合国成员国,有过国际公认的独立国家地位;美国《台湾关係法》可视为对台湾的一种政治保障。

香港虽经英国百年殖民,从一个有数千居民的小岛发展成国际大都市,但大英帝国这一昔日的宗主国在法律上不再有保护香港的责任,对香港的关心只是一种道义表示。去年香港占中运动轰轰烈烈,英国政府未曾表态支持。

一直被中国指认为「境外势力」代表的美国儘管被中国官媒点名批评介入了占中运动,但美国官方对此表示否定,因此,香港的前途除了香港人自己关心之外,在国际社会并无强力奥援。

香港争民主只能凭民意 台湾捍卫民主有制度资源

香港与中国这位「祖国母亲」的问题实际是:昔日被「养父母」英国抱养,有法治、有自由,经济上搭上了国际产业大转移这班经济快车,成为国际自由港,被誉为「东方明珠」,只是不能选政府;如今被「祖国母亲」认领回

去,法治渐失,自由渐少,经济优势不再,日子过得远不如「养父母」管下那般惬意与自由,因此希望「祖国母亲」履行当年对「养父母」的承诺,并非想脱离「祖国母亲」独立,事实上也无独立之条件。

台湾民主化虽然不够成熟,这是台湾政争有时无序化的根源。但现有的制度框架,已经足够用来与北京支持的国民党政权抗争。我前年到台湾,曾听台湾朋友谈过,按国民党的步伐,统一之日不远,但可凭藉民间力量抗争,尽可能延缓「被统一」的日期。台湾人民抓住了「反服贸」这一契机,民间抗争的同时,还凭藉制度资源否决了这一协议,终于成功阻止了北京这一计划的实施。

台湾民间富有争民主经验 香港相对缺乏

港台争取民主际遇大不同 社运经验优势比较分析

图为50万民众穿黑衣上凯道表达反黑箱服贸诉求。

台湾反服贸过程中,学生领袖及民间社团展现出来的动员与组织能力,从反服贸的专业分析研究、以及相关讯息发布,再到参加者的接力、以及各种社会声援,足以显示台湾毕竟经受过民主化洗礼,无论是斗争策略还是行动步骤,都相当成熟。

而香港则不一样,更看重表面热闹,缺少实质性的组织功能。仅以讯息发布一事来说,台湾反服贸专题网站做得相当专业、漂亮,有核心讯息,让人很方便地就能搜索到各种必要的讯息,短时间之内就在台湾民间普及了为甚幺需要反服贸的知识。

在这里,我必须提到,台湾知识界比香港知识界在参与社运方面做得要好,台大教授郑秀玲、张锦华等其实是蓝营人物,但在事关台湾民主前途的大事上,她们能够超越党派利益,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针对服贸协议做了深入研究,为反服贸运动提供了行动的理由与前提。

机会不会给无準备之人,相比之下,香港知识界的参与热情低于台湾。在反对北京的政改方案时,香港各派连政改方案都是各说各的(有三种之多),不能互相沟通,针对北京拿出一个香港民主派公认的政改方案并提交北京。

与台湾学生相比,香港学生的热情可能相当,但却显露出无组织化的特点,即使在网站营建上也比台湾要差得多,整个占中运动中,无中心网站,各团体网站并出,主要是各种感想与动态消息刷屏,缺乏中心点。

只要对共产主义运动历史有所了解,就会知道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按照列宁主义原则组织起来的政党,集政治、经济、舆论各种资源于一体,它所建立的政府也是这样一个高组织化的政权且富有斗争经验。与这样的政权对抗,本身必须高度组织化。

香港占中运动将网路时代运动的「去组织化、去中心化、去权威化」引为骄傲,这种一盘散沙的特点最后成为占中运动的致命弱点。相比之下,台湾太阳花运动不以网路时代的「三去」为看点,反而更成功。

港台争取民主际遇大不同 社运经验优势比较分析

图为2014年9月香港当局出动防暴警察镇压占中,市民在政府总部旁无惧胡椒喷雾和催泪弹,誓争真普选。

台美关係的敏感点:台独

台中关係,实际上是台美中三角关係。目前对台湾比较有利的是:美国对与蔡英文接触持开放积极姿态。5月份蔡英文访美,美国对她的官方礼遇是以往台湾领导人未曾有过的。

但这种友好沟通是建立在蔡英文女士非常机智地满足了美国的期望,抓住了几个要点,比如「民主已是台湾的常态、和平是亚洲唯一选项」,表示两岸关係维持现状「符合各方最佳利益」;并承诺在当选总统后,她「将在宪政体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续推动两岸关係的和平发展」。因为其出色表现,蔡英文成为美国最新一期《时代》杂誌的封面人物。

但是,可预见的是,除了国民党的各种挑战之外,民进党内的台独势力,也将会成为蔡英文在选战中以及当选后的难题。在这方面,台湾各界应该想清楚自身的最大利益乃是保护台湾的民主制,而不是空喊无法实现的「台独」。

与其说那是给北京出难题,不如说是让美国夹在中间为难,台湾朝野必须认清的大势是:美国不可能因为台湾而与北京撕破脸皮。如果对此心存侥倖,请看第七届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和第六届人民与人民间交流磋商(CPE)的主题,这一主题被极为简洁地阐释成:「美中未来注定要绑在一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