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你知道自己有个所有人都有的恶习必须戒掉吗?

你知道自己有个所有人都有的恶习必须戒掉吗?

最应该彻底戒掉的恶习是:抱怨

朋友金光回国之后没多久,我第一次高考落榜了。很快我就后悔自己没有好好準备,于是就报了补习班,折腾了一年,结果考上了一所很「不咋地」(不怎样)的大学:长春大学(别告诉我「你应该对母校有感情」,事实上我就是没办法喜欢上那里,当我终于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出狱」了)。

又一年过去,金光已经是个「包工头」了。他个子不高,理了个小平头,穿着牛仔裤,屁股口袋里插着一部「大哥大」──早年香港电影里成奎安用的那种摩托罗拉「大哥大」,儘管现在看起来蠢笨蠢笨的,但在当年可是个昂贵的物件呢。

大一暑假,我回到家。在一个阳光耀眼的午后,我在街边遇到金光,他当时正好没事做,于是,我们俩就溜达到江边,坐在堤坝上扯了一下午的闲篇儿。

其实,我知道金光当时的境遇并不好。那是一九九二年,全中国上下正在经历经济转型,大量「先知先觉」的人用各式各样的方法从银行里弄到贷款,去做各种各样的生意,其中最酷最猛的就是做房地产的「包工头」。金光不知道用什幺办法弄到了一大笔贷款,也成了「包工头」。可是他年纪太小,江湖经验太少,所以,早就被一帮人围住,手里大量的钱也被套住,经历了各种不顺,踩到了各种陷阱⋯⋯

可整整一下午,金光和我聊的都是趣事,对自己的麻烦只字不提。本来我还想表示一下关心,但我很快意识到,这种关心只是说说而已──我没有任何能力帮他摆脱困境,所以,说出来根本没用。从另外一个角度,我想:金光是个自尊心颇高的人,这也是他对自己的困境只字不提的原因吧!

无论如何,对自己的困境只字不提,没有一丝抱怨,至少全无表露。而金光在这件事情上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一转眼,过了若干年。我大学毕业,工作了两年,决定出国留学。在往瀋阳的火车上,我竟然在同一个卧铺车厢遇到了金光。其实在那些年里,我从其他朋友口中大致了解了金光的情况:「包工头」终究没有做成,还欠了很多债,这些年就是在各种麻烦之中度过的。后来聊过才知道,他正在去俄罗斯「捞世界」的路上。

可金光就是金光,那感觉就像我俩昨天还一起坐在河坝上扯闲篇儿,晚上各自回家睡了一觉,今天在火车上又见面了一样。他还是笑嘻嘻的,一脸灿烂,还是留着小平头,穿着牛仔裤,只不过把摩托罗拉「大哥大」换成了薄一点的诺基亚手机,其他一点儿没变──反正我看不出来。本来我上了火车就要睡觉,这下可好,一路都没睡,一直在聊天⋯⋯至于聊天的内容,现在我已全无印象,只记得金光还是那样:没有一句抱怨,没有说过一丝不好的事儿。

下了火车,他对我挥挥手,说:「走啦!」我站在那里,看着他消失在人群之中。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从来不去打听他的情况。我总觉得,他一直就是那个样子──笑嘻嘻的,一脸灿烂。

许多年后,在偶尔提到我是如何成为一个「坚决不抱怨的人」时,我会说,那是金光教我的,我知道,他其实不知道自己教过我什幺。

从那列火车上下来,我在瀋阳住了两天,办好签证之后,就飞到了韩国,到全南大学报到。那时,我全然不知自己将在那里度过生命中最灰暗的十四个月。

为什幺现在我会觉得那是我「生命中最灰暗的十四个月」呢?儘管那十四个月很可能是我这一生读书密度最高的时段,我一生读过的最重要的三本书里有两本是在那段时间读的。

现在我之所以觉得那十四个月是我人生中最为灰暗的一段时间,是因为在那段时间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不断抱怨的人,而当时我并不知道那灰暗是由此造成的。

可能和当时的大环境有关係吧,我到韩国的时候,正赶上亚洲金融危机,韩国是「重灾区」,电视里报导的新闻,不是有人跳河自杀,就是夫妇二人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跳楼,结果丈夫生还却残疾,妻子和孩子当场死亡,好像每个人都活得惴惴不安。

那时,全南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不多,只有几个人。这些人只要坐在一起,两分钟不到就开始抱怨,从韩国的经济到中国的前途,要说上十来分钟。里里外外都是「车毂辘话」(重複的唠叨),但好像谁都说不烦、听不腻一样。若圈子里某个人不在场,他就注定成为接下来所有在场者的抱怨对象,每个人都像生怕轮不到自己一样争着吐苦水,直到散场。于是,每次聚会对我来说都是一场漫长的煎熬。好在当时我在几个人中年纪最小,按常理是可以不说话的,倒也算是部分解脱。

过了几年,我已经回国。有一次一个当时的同学来找我,我请他吃饭。坐下来没多久他又开始抱怨,用今天的话讲就是感觉「全世界的负能量都凝聚在他身上了」。可我惊讶地发现,我也「自然而然」地发出了一些抱怨。不久我被自己「被同化」的事实吓到了,赶紧起身结帐,客客气气地送走了那位同学,决心再也不跟他们打任何交道了。

那天晚上,我突然想起金光的表情──笑嘻嘻的,一脸灿烂。

我决心,从此以后,再也不向任何人抱怨任何事情了。这个决定很重要,重要到我认为这个决定在之后的日子里确定无疑地重塑了我的大脑。

抱怨,只是无能和无奈的表现而已。

这是多幺简单明了的事实啊,可我却在身边有一个好榜样的情况下无视这个事实那幺久!

当遇到麻烦和不顺利的事情时,能解决就解决,解决不了就承受,这才是正确的态度。抱怨有什幺用?没有用,因为它只能用来向别人展示自己的无能和无奈而已。

我想,之前我理解错了。不向别人抱怨,并不是基于自己内心的骄傲,害怕别人瞧不起自己,而是基于自己的能力与坚韧:

能解决就去解决(能力)。不能解决就去承受(坚韧)。

再观察一下就能发现:其实绝大多数人在第一个层面(能力)上就已经输了,而在第二个层面(坚韧)上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进步。我告诉自己:我不能、不该也不允许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否则,连我自己都会受不了自己。在之后的许多年里,这个原则甚至成了我选择朋友的最重要原则(没有「之一」):

只要我发现谁在抱怨,就说明过去我选错了。

后来,我进了新东方。虽然在那里「封闭」了七年,但是我结交了不少好朋友──在二十八岁之后还能交上三五个朋友,就算是很多了,不是吗?这些在若干年之后依然和我是好朋友的人,无一例外,都是「自然而然地从不抱怨的人」。

许多年后,「正能量」这个词流行起来。说实话,我刚开始不太清楚他们说的「正能量」的确切定义,但我确实知道「负能量」是什幺。抱怨,在我看来,就是在这个世界里最强的负能量:

它会让一个人变得令人讨厌和厌倦。它会让一个人失去挣扎的能力和承受的坚韧。它的害处不仅在于浪费时间和暴露自己的无能,最大的害处在于会让你不由自主地放弃挣扎。

偶尔气馁是正常的,毕竟谁都不是「铁人」。可是在逆境中,或者在一些特定的关键时刻,「放弃」是致命的。心理学家早就知道这件事,并且详细地论述过:

说话,对每个人来说,其实都是「大脑重塑」的过程。我们每个人都倾向于不由自主地「扮演」我们向别人描绘的那个样子,直至成为那个样子。

观察一下就会知道,那些向你抱怨的人,说着说着就开始进入「表演」状态。他们很投入,他们需要你的同情,他们需要全世界的同情和「理解」。为了让你同情,也为了让全世界同情,他们会不由自主地扮演「一个其实更惨的角色」,演着演着,别人还没怎幺样,他们自己先相信了,而且不由自主地让自己变成那个「更惨的角色」。你想成为一个「更惨的人」吗?只要开始抱怨就可以了,多简单!

珍爱生命,远离抱怨和抱怨之人。

相关书摘 ▶李笑来:99.99%人身在其中却不自知的「人生三大坑」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通往财富自由之路:教你如何变得更有价值!早晚有一天,可以不再为了生活出售自己的时间》,漫游者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李笑来

李笑来是「得到」App专栏作者,天使投资人,中国比特币首富,原新东方名师。会计科班出身、业余电脑程式设计达人;涉猎广泛、触类旁通:会计、销售、英语名师、KnewOne 网路社群创始人、天使投资人、专栏名家⋯⋯

《通往财富自由之路》是李笑来老师在「得到」App的专栏文集精选,也是传奇人生谱写者李笑来老师对自己成长经历与经验的另类总结。说它另类在于:一则它并不是传记式、说教性的内容;二则你无法从中找到一夜暴富的秘诀──相反,它要告诉你的是:成功并无捷径,积累才是王道!

李笑来:你知道自己有个所有人都有的恶习必须戒掉吗?

相关阅读